總瀏覽量----破10萬我就去慶祝

2018年1月3日

福爾摩斯同人文18:《血紅假期》4(107.1.27.結尾更新事宜異動!)

大家好!先祝大家2018新年快樂。
最近齋主身體不太好,一樣繼續兼差翻譯,
趕第三部武俠小說和加勒比海海盜小說紫珊瑚》的稿,
因此這次更新比上一篇略少,請大家包涵(鞠躬)!


我的福爾摩斯同人(原作+電影)既刊一樣只剩
第二位歪脣男人案&莫里亞蒂的禮物
180頁,250NT,剩4本),和
赫德森太太歷險記&雷斯垂德的一天
66頁,150NT,剩2本)。
下次參加場次和出新刊(紫珊瑚》)
預計在2018年五月歐美only5(在花博),
今年五月前若有人要郵寄購本,
可來信 jshw7654@gmail.com 跟我說,謝謝你們!


Part3大意:探警探在威尼斯運河上大戰黑手黨,卻遇上警方內間──阿梅迪歐警探;由於雷斯垂德慘遭生擒,福爾摩斯被迫要去見黑手黨首領──他會知道邁克羅夫特的下落嗎?與此同時,宿醉終醒的華生遇上好心照顧他的莫里亞蒂教授;教授陪他返回貝克街住處,華生卻因好賭輸光錢,被氣急的房東太太趕出家門!無處可去的醫生,在馬車內喝下莫里亞蒂敬他的酒後,竟暈倒在教授懷裡……


Part4關鍵詞句:那人必是英國貴族,白廳官員」、「難道他判斷有誤?這究竟是誰的手」、「雷斯垂德只覺五臟六腑似要翻轉過來,痛得渾身顫抖」、送他上路的最後一刀……讓我來吧」、「原諒我,兄弟


準備好開始閱讀正文了嗎?一起來看Part4吧!這集一直生死不明的邁克羅夫特會出現喔!

P.S. Part4的時間略為跳接:邁哥醒來的時間點約在Part3福雷大戰黑手黨後的第二天,雷斯垂德醒來的時間點則切換回大戰當天,先跟你們說一下~

~~~~~~~~~~~


  邁克羅夫特悠悠醒轉,還未睜眼,便覺渾身痠痛;四五秒後,他才想起自己為何如此不舒服。

  他向來喜歡美食,享受悠閒;然而,無論是誰,在吃飽喝足,和老僕閒聊後上床安寢,好夢正酣時,卻被一群蒙面人拖下床,剝去睡衣睡褲,綑綁手腳後,裹入一床棉被裡扛走,下樓時撞到牆壁好幾次,都很難不全身痠痛,何況是從未遭如此惡待的他?

  他們並未塞住他的嘴;但直到他被塞進船艙,跟一堆聞起來像是薰過香的布料擱在一起為止,他都未質問對方或高聲呼救。他不是笨人,一看到那些人將他扛走前,為一具無名屍換穿他的衣褲,放在地毯上時,就明白他們已籌謀許久,隨行特務想必已盡遭毒手;既如此,他叫又有何用?只怕還會死得更快、更痛苦。

  最重要的原因是,船迅速開走時,老馬爾蒙就坐在他身邊,手腳被縛,嘴被布塞住,脖子更被兩名蒙面人用小刀抵住。

  他不是歇洛克,沒有弟弟的好身手,一旦貿然大叫,引來運河上其他人注意,綁匪會否殺他還很難說,但定會殺老馬爾蒙報復。他不能害忠誠的老僕為他喪命。

  船行五分鐘後──他推測航行了六百公尺──便逐漸減速。突然,某隻手粗魯地將他的頭往旁一扳,接著針頭扎入頸膚,令他昏了過去。以他的才智,早知他們定怕他若看見船抵達何處,會推敲出被關的地點,並設法逃離或對外求救,才要將他弄昏,而他卻無力、也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。

  此刻他醒了,回想起這一切,不禁深感好笑。「好笑」本是他最不該有的情緒,但他居然笑了。

  他只是英國政府裡的小職員,地位卻舉足輕重:數不清的特務聽命於他,為他往來歐陸與英國辦事,連特務組織總理班傑明‧寇松爵士都對他這個副手讚譽有加。一輩子都在控制別人的他,竟也有無法控制局面,生死及尊嚴受制於人的時候,豈非好笑?

  幸好他醒後,發覺自己已被人換上淡褐睡衣褲,不至於自尊盡毀。更吊詭的是,他醒後才發現手腳縛索已遭解開──敵人竟不怕他跑掉?又或料定他跑不掉?他揉了揉被綁得發痠的手腕,又捏了捏麻木的雙腿,忽然瞥見睡衣外翻的標籤。

  「吉利安,蓓爾美爾街19號,倫敦」。

  這是他最常去的服飾店,但會去的不只他一人。據他所知,會去吉利安量身訂做服飾的,不僅全是貴族,更都在白廳上班,而吉利安也從不接受非熟客的訂單。

  原本他懷疑,這次事發如此突然,凶手作案如此狠辣,對威尼斯水路如此熟悉,幕後策劃的若非義大利官方,就是名懾歐洲的黑手黨。但現在看來,此人不但清楚他和老馬爾蒙的關係,曉得他會為保護將他帶大的老僕而犧牲一切,更清楚他衣褲的尺寸,還能從吉利安訂製他的衣服。由此可知,這次的事件無論是否有義大利人參與,幕後主使必是英國人。

  不,不只是英國人──那人必是英國貴族,白廳官員!

  邁克羅夫特向來斯文淡定,此刻卻打了個寒顫:是哪位高官想要他的命?他掌管情報分析多年,得罪的人或許是太多了。此人一出手,就滅掉他麾下最厲害的特務,殘存的特務他又聯絡不上;他不是歇洛克,不懂武技更不擅運動,恐怕還未逃出這棟建築,就已被敵人抓回來。

  何況這裡可無法隨便出去。

       放眼望去,偌大的房間至少可塞上三十人,卻無半扇窗,連日光或月光都見不着,全憑環繞天花板及四壁的中東式壁燈照亮。房間空蕩蕩的,地磚上有薄薄的灰塵,看似久無人居。一條50公分寬的渠道從左前方的角落開鑿,沿左面牆壁一直到後面及右側,最後在右側牆壁角落挖一個洞,通往別處,而透綠的河水就這樣順著渠道,從外面流了進來,環繞地下室四分之三圈後,再從那洞流出去。

        這裡該是某棟房子的一樓,但線索太少,他難以判斷是什麼建築。透過目測,他曉得渠道兩端的洞深僅80公分──5080,這樣的大小可讓浮游生物、魚類或水鳥進入,像他這麼胖的人卻絕對游不出去。左前方角落旁的牆上有扇門,沒有門把,只有鎖孔──不用說,門定是鎖上的。

  敵人不必浪費時間綁他。他根本逃不出去。

  邁克羅夫特眉頭深蹙,停止揉腕捏腿,從睡袍口袋內掏出鼻煙壺──奇怪,對手居然連這小玩意也還給他──吸了兩口後,開始思索。

  從他到白廳上班的第一天,就清楚政界陰謀詭譎、權力鬥爭之慘烈,遠勝歇洛克着迷研究的街頭犯罪。他既是部長助理,又能指揮特務縱橫歐洲,想將他拉下馬來的人肯定不少,但做到這種地步……他腦中列出一長串名單,又一個個剔除,皆因無論是部長或總理的政敵,甚或首相本人,都不會如此喪心病狂。

  更奇怪的是,抓了他既不折磨,又不處決,究竟為何?是否想從他身上得知有價值的情報?

  「喀答!」

  門開了。一隻上有「M. F.」刺青的暗褐手臂推開門,手的主人卻還未進來;門外傳來不甚清楚的說話聲,似乎對方正與某人交談,尚未打算入內。

  邁克羅夫特盯著那隻手,心頭響起警鐘:它的主人絕不可能是英國官員或貴族!難道他判斷有誤?這究竟是誰的手?

  三秒後,那人走了進來。

  邁克羅夫特倒抽一口涼氣,旋即平靜下來,望定對方,沉穩的道:「我以為你死了,先生,很難想像你竟在遙遠的異國突然現身。是什麼風把你吹來的?」

  眼前的男子不是官員、不是貴族,卻是英國人──一個他以為九年前已被炸得粉身碎骨的英國人,一個定會將他置之死地的英國人。

△  △  △  △    

  「唔……咕呃……」雷斯垂德死命掙扎,想吐出塞嘴的襪子,卻不是因為襪子太臭,而是因為他快死了。

  十分鐘前他剛醒來,發現自己身在旅館裡──應該是盧卡旅館,皆因他儘管翻身困難,仍勉強瞥見床單上印的紫色墨水瓶徽記,而地板上則放著他和福爾摩斯的行李,包括小提琴。他仍略感暈眩,肩上的水也未乾,不過這些都比不上他此刻的處境麻煩。

  他雙手被反銬身後,腿仍被綑著,仰躺在昨晚還和戰友同睡的床上,手腳各綁一條繩索;繩索末端縛在四根床柱上,將他牢牢固定,彷彿他是隻黏在蛛網上等死的蝴蝶。他越掙扎,就被勒得越緊,緊到快不能呼吸,只能聞到襪子的臭味,及淌滿額頭的汗味。

  他側頭往門口望去,只見三名濃眉精瘦的黑手黨黨徒坐在高背椅上,椅背擋住門板;三人都抱著步槍,腰間插著手槍,雖瞥見他竭力掙扎,仍不當一回事地繼續閒聊。

  警探不由得更加恐慌:這些傢伙定知道他必死無疑,才這樣氣定神閒!看來……福爾摩斯此刻也凶多吉少了。

  想到偵探令他稍稍冷靜,卻也加倍痛苦:克羅夫特信任他,讓他保護親弟,他卻辜負對方的信任;福爾摩斯一心要把他推離火線,他卻堅持留下,沒想到非但幫不上忙,還真如偵探所料,成為累贅了!

  歇洛克‧福爾摩斯,你這個不怕死的混蛋!你最好給我好好的沒事,不然我要是能逃出去,定會找你算帳!雷斯垂德在心底悶哼道,忽聽「喀──碰!」聲響,房門被人大力推撞。

  三名黑手黨成員立時警覺,低喝道:「誰?」

  「喀喀、登登、喀喀喀、噠!」外頭那人往門板上敲了幾下。三人從椅內躍起,移開椅子,把步槍掛回肩上,開門讓亞列西歐‧阿梅迪歐進來。

  亞列西歐,你還有臉來見我!警探在內心怒吼道,使盡全力瞪著對方。阿梅迪歐卻避開他的怒視,望向同夥,道:「收拾一下,準備動身,順便送這條子上路。」

  其中一人問道:「談判結束了?首領怎麼說?」

  「首領邀那偵探加入我們,而他拒絕了。」阿梅迪歐淡淡道:「首領指示,要以最羞辱他的方式殺死他;不過那部分另有專人負責,你們只需做掉床上這名條子。別急!」伸手制止想掏槍瞄準警探的另一人,低語道:「這條子可是英國人。若把他一槍斃命,英國政府追查起來,我們也脫不了干係。因此首領指示,將他偽造成遭劫匪闖入旅館後洗劫殺害,才好堵住英國政府的嘴。明白嗎?」

  雷斯垂德聽不懂雙方的義大利語交談,但看他們的神情舉動,也曉得事態不妙。只是他動彈不得,唯有眼睜睜看著阿梅迪歐關起門後,隨三人朝他越走越近……

  「所以不能開槍,得用刀捅?」本要掏槍的那人來到床邊,打量著他,有如屠夫看著待宰的豬,研究該從哪下刀:「捅臉還是捅心臟?不然掏出他的腸子,挖他的眼球,也挺不錯的。」

    「哪個入屋洗劫的傢伙會這麼有創意?搞這麼多花招,不明擺著讓條子曉得是我們做的?又不是每個條子我們都收買了。」另一人沒好氣的道:「我看割喉吧!乾脆俐落。可惜我沒帶刀。」

「沒關係,我有帶小刀。」阿梅迪歐插話道,口氣平淡,與平日的活潑幽默大相逕庭:「讓我送他最後一程吧!在警局臥底時,他對我不錯。只是……」

「你猶豫了?」尚未說話的最後一人低笑道,摸了摸雷斯垂德咽喉,像美食家品嘗豬排時,吃到一塊鮮美的豬肉:「幸好首領當初是派你去條子那兒臥底,不是派我,否則不就輪到我變成膽小鬼了?」

  「我不是膽小,也沒有猶豫,而是想到一件事。」阿梅迪歐冷靜的道:「他是警探,遭人打劫時,絕不可能乖乖躺在床上受死,身上定有反抗時留下的淤青和刀傷。另外,他褲子已乾,但上半身還有水,最好把夾克和內衣都剝掉,再來製造傷口,最後給他致命一擊。對了,得先解開他的銬縛,否則法醫定會懷疑,一個被銬住綁住的人怎有辦法與入侵者戰鬥至死。」

  差點掏槍那人搖頭笑道:「當條子真麻煩!這麼講究。」突然拔槍,黑沉沉的槍柄重擊而來!雷斯垂德立時被擊暈過去。

  他不知暈了多久,醒來時才發覺自己的處境比剛才更糟,糟到他暗暗抱怨,早知道在昏迷時遇害還比較好。

  他雙臂不再被反銬在後,也不再被綁住,而是被兩名放下步槍的黑手黨黨徒一左一右,牢牢按住,令他只能呈「T」字形躺在那裡,而且──該死!他上半身被脫個精光,而眼前騎在他身上,「喀啦喀啦」轉動右臂關節的第三名黨徒,正不懷好意地望向他胸膛。

  亞列西歐……你怎能這樣對我?雷斯垂德在心底痛苦吼道,拚命扭頭,悲憤的目光投向阿梅迪歐。阿梅迪歐卻神色不變,雙手抱胸,斜倚床畔矮櫃,道:「動手吧!還等什麼?」

  「碰!」那人一拳擂在警探胸膛上,又往他腹部狠揍兩拳。雷斯垂德只覺五臟六腑似要翻轉過來,痛得渾身顫抖,熱辣辣的燒灼感竄湧至喉,卻因口中襪子仍塞得死緊,而叫不出聲。

  另兩人的大笑聲響起,像在享受他徒勞的掙扎與身受的劇痛。動手那人卻一副無所謂的模樣,一揚手,抄住阿梅迪歐拋來的小刀,往雷斯垂德雙臂、肩頭、胸脅及腹腰狂劃幾刀。這一連串的傷害痛得警探幾乎昏倒,但他撐起意志,堅決睜大眼,忍下撕裂他生命的痛苦,瞪著殘害他的敵人。

  「夠了,」阿梅迪歐忽然道,阻止那人舉刀再劃:「這樣就算有反抗痕跡了。若傷他太重,反倒不合理。把小刀給我,你去旁邊壓著他雙腿,免得他再亂動。送他上路的最後一刀……讓我來吧!」

  那人嘿嘿一笑,將刀塞進對方掌心,自己則移往床角,一屁股坐在雷斯垂德小腿上。另兩人見到雷斯垂德軀幹奮力扭動,口中發出「嗚嗚……」聲,都大笑起來,以他聽不懂的義大利話盡情嘲弄他。

  阿梅迪歐躍上床,跨坐在雷斯垂德身上,左手按著警探淌血淤青,因激動而不斷顫抖的胸膛,不再逃避他悲憤的目光,再開口時,嗓音卻流露一絲歉意:「原諒我,兄弟。」手中小刀往他咽喉扎去。

△  △  △  △       

~~~~~~~~~~~

謝謝大家耐心閱讀完Part4
歡迎你們留言分享心得!
邁哥見到的那人究竟是誰?
雷斯垂德真會就這麼死掉嗎?
號稱凶多吉少的福爾摩斯命運又將如何(那邊我
現在正在寫,下一集就會揭曉,超精采的!)?

接下來齋主要全力趕歐美場出原創本紫珊瑚》,
血紅假期》會停更一陣子
一月到四月間會更新的是
《紫珊瑚》前傳二三和後傳一二,
血紅假期》Part5預計將於7月貼上
(6月會先貼墨綠傷痕Part5)
謝謝各位熱情讀者的包涵,
請大家再忍耐幾個月沒有福雷邁華莫的日子
(我也會很想他們),真的謝謝你們!!!
(107.6.29.血紅假期已復更,Part5請點此閱讀)


閒逸齋主人莫凡 107.1.3.11:20AM.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