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瀏覽量----破10萬我就去慶祝

2012年12月31日

福爾摩斯同人文3:《臨終的偵探和雨中的醫生》(試閱)

2013年展開前給大家的一份禮物!
始終未公開的《臨終的偵探和雨中的醫生》
即將和《跨國宿敵案》一同出本,
在此齋主放上試閱,供想預購的讀者朋友們先睹為快!

以下是對《臨終的偵探和雨中的醫生》一文的小小簡介:
l   英文譯名:The Dying Detective and the Doctor in Rain
l   案發時間:189011月,介於原作《臨終的偵探》(189011月)案和《藍寶石》案(189012/26)之間
l   案件主述者:華生(先)&福爾摩斯(後)
l   字數&風格:12000餘字,原作向,清水摯友文
l   創作時期:99.6.20. 8:46pm-99.8.18.9:37pm(已經兩年多了啊啊~)
l   關鍵詞句:「到此為止了吧!我們倆的友情」、「是我警告她要防備您偷走相片的」Hope and Trust」、「傷害他最深的,不是莫里亞蒂,而是我!」、「我絕不會拋下他獨自逃生的!

l   註:文中提及之案件名、人名或街道名,除非特殊情況(有的話出本時會加註),否則一律使用遠流版譯名。另外,在此發表disclaimer:《福爾摩斯》的著作權法律上只屬於Sir Arthur Conan Doyle,不屬於我本人。(不過私心以為,《福爾摩斯》儘管被同人文/電影/影集一寫再寫、一拍再拍,其實不屬於任何瘋狂熱愛它的大眾,不屬於作者本人,當然更不屬於我──它屬於Sherlock Holmes & Dr. Watson,屬於這對曠古絕今的摯友的生命歷程,而貝克街221B也將永遠存在。)

此文創作時,齋主本人深受和MAH(前摯友)八年友情瀕臨破局的痛苦所困,因此對福爾摩斯想挽留華生的心情,以及華生卡在「家庭&事業vs.摯友」的困局俱深有感觸,皆因這簡直是我生命中最大傷痛的翻版啊(嘆)!事隔兩年餘,此文出本前數月,齋主再度經歷和JW(另一名前摯友),理由幾乎相同。當然,我是絕不會如原作的福爾摩斯對華生一般,對摯友侮辱嘲諷的;也因此在千次退讓和萬般妥協後,仍然失去對方的我,精神上的打擊其實不在福爾摩斯之下……

謹以此文獻給Milly Adler Holmes & Jean Watson,兩個帶給我最深的沉痛,卻又令我永恆記掛的靈魂。
也獻給陪我走過這段精神傷痛的小奚、阿娟、gloria0512和野貓,
以及願意讀下去的你們。

感嘆完畢,以下試閱開始:

~~~~~~~~~~~~

  「我想到辛普森飯店去吃點營養美味食物是合適的吧。」他漫不經意的道,披上大衣,轉身下了樓。

  對他來說,這件案子已經結束;然而對我而言,只是開始。

          △     △     △     △

  公園路42號,辛普森飯店。

  正值周末,飯店裡擠滿了人,每張桌子都傳來高聲談笑,而我和他照例坐在距大門最遠的一端。剛開始他幾乎不說話,一個勁兒地掃光面前的食物,直到吞下第三盤七分熟的牛排和第四份沙拉後,才滔滔不絕起來,描述他如何調查到柯弗頓‧史密斯和維克托‧薩維奇的死有關,如何驚險避開那幾乎奪去我性命的毒彈簧小盒,以及如何熬過這煉獄般不飲不食的三天。我沒有說話,只是聽著,但混亂、激動和一股沒來由的憤怒逐漸漲滿胸口,宛如火山爆發前的靜默。

  「……最後我總算騙過了赫德森太太。當我聽到她焦急地說要去找醫生來時,我真是太高──華生?」

  我把面前的甜點碗向他推過去,平淡的道:「我有件事想告訴你,福爾摩斯。你先吃完再說。」

  我原本預料自己的語聲是平靜而冷漠的,但當我聽到微微顫抖的每個字時,就知道在他面前怒氣壓抑,終究不是我的風格。

  他本來正舉起湯匙,聞言立刻放下,憔悴臉容上的興奮消失了,緊盯著我,沉聲道:「發生了什麼事?」

  我迎上他疑惑微訝的銳眼,忍了快四個小時的怒氣熔漿般噴發開來,咬緊牙關,擺在桌邊的雙拳緊握,發抖著一字字道:「你……你覺得……覺得這樣很好玩,對不對?」

  他瞳孔立時收縮,輕聲道:「你這是什麼意思?」

  那瞬間,所有他裝瘋賣傻時說過的話一如飯店外的大雨,照臉朝我襲來:

  「事實總歸是事實,華生,你到底只是一名普通的醫師,經驗有限,資格很差……

  「你覺得騙……把一個醫生騙得團團轉,是很有趣的事……對不對?」我語聲抖得越來越厲害。

  他吃驚了一下,急急搖著右手道:「我不是故意要騙你的,華生,那是策略性需──」

  「你是一片好意,華生,難道要我來指出你自己的無知嗎?」

  「你覺得……」我從頭到腳已抖到瀕臨失控,憤怒得瞪著他那張熟悉又陌生的面容。「騙一個朋友……騙一個真正……在乎你的人,是……很有意思的嗎?」

  他眼中的驚詫終激化出些許恐懼,將身子俯前,小聲的道:「不,老友,你太累了。要不我們先回貝克街休──」

  「你使我無法忍受。你這個醫生──你簡直要把病人趕到瘋人院裡去了!」

  「我嚇得……拋下診所的業務,連跟瑪麗都來不及說一聲,就……就跑來看你……」我語聲嘶啞起來,淚水止不住地迅速模糊了視界。「而你……你竟然把我當你計畫中的一顆棋子,在利、用、我!」

  「我沒有!」他語聲也激揚起來,周圍好幾桌人都轉頭看著我們。「之前在貝克街我已說過了,我必須讓你相信我有病,才能騙倒史密──」

  「我親愛的華生,真是抱歉萬分。我竟然把你給忘啦!」

  「你有!」我大叫一聲,霍地站了起來,雙掌緊按桌面,用力到整張桌子「喀啦喀啦……」響,沙啞而微微哽咽的道:「你裝死裝病都無所謂,可為什麼要……

  「普通的醫師……資格很差……

  「為什麼要……

  「我討厭……你使我無法忍受……

  「說這種……

  「哪種?」

  「我竟然把你給忘啦!」

  「說這種愚蠢至極的傷人的話!」我大吼道,完全不管全餐廳的顧客都在望著我們。「為什麼你這麼容易就忘了我?」

  「華生,我辦案時向來比較專──」

  「夠了!」我一聲狂叫,居高臨下的狠狠盯著他,雙臂顫抖到彷彿整個人剛從冷雨中走出。「若我在診所裡對……對病人噓寒問暖,把你晾在一旁整整三個小時,只要你一開口,就說你是天底下最差勁的偵探,你……你受得了嗎?」

  他仰頭迎上我激憤的眼神,目光終於有了變化──除了驚訝、恐懼和激切以外的變化,但那是什麼,我說不出。此刻的我,已被悲苦引燃的怒火燒光了理智,觀察力與判斷力全喪失了。 

  「你不會的……你不會這樣做的,華生。」他靜靜的道。

  我滿心的情緒火山般徹底爆發,大吼道:「我就偏會給你看看!」轉身揮開椅子,大步穿過無數餐桌間的走道。

  「華生!」

  我聽見他的叫喊,聽到了咖啡杯和桌面激撞而生的「喀叮!」清響──他定是瞬間起身呼喚我。但我沒有回頭,衝過櫃台,衝出前廳,一頭栽進飯店門外的大雨中。

          △     △     △     △ 

  「轟!」雷聲乍響,震得我整個人醒過來,發現自己已在人行道上狂奔出三四十步。大雨彷彿化作瀑布,自街道兩側的屋簷傾瀉而下,在灰石鋪地的人行道上濺出朵朵水花,甚至激起一蓬水箭,從鞋尖反彈上竄,射進了大衣領口內。我在冰冷貼膚滑落的觸感中茫然抬頭,停步,望著剛劃過天空的一道閃電,心底卻比電光還要空白。

  到此為止了吧!我們倆的友情。

  你知不知道你那些話有多傷人?做戲有必要做到那麼過份嗎?

  你這個自大、傲慢,沒有情感、沒有靈魂的──

  忽然,我發現自己正站在轉角:右轉就是通往貝克街的牛津街;左轉後沿路狂奔,不出一個小時,便可回到我在帕丁頓的家。

  貝克街,還是帕丁頓?

  帕丁頓還是貝克街?

  「轟!」又一聲雷響,雨越下越大。我暗暗咒罵了一聲,絕望地撥開額前的溼髮,快步走開,全沒注意到自己究竟是往左還是往右走。

  為什麼我帶了皮夾卻沒帶傘?

  當然嘛……你之前才匆匆叫車,去找史密斯來「治」他的「病」,記得嗎?

  可惡……我恨恨地想著,一股沒來由的憂傷和被拋棄的痛苦針刺般地,彷彿雨箭的延伸,擊破我心防,敲打著我的靈魂。他現在想必已在回家路上了吧?他才不是……不是會一頭栽進雨中的衝動笨蛋;他一定會舒舒服服地坐在小馬車裡,一面注視著車窗外的冷雨,一面計劃回貝克街後,要將所有我送他的東西丟進壁爐燒掉……想到這裡,我的心整個絞痛起來,下意識扯住緊貼肌膚的溼透領口,停步望去。

  空曠的街道上,密密麻麻的雨線如蛛絲,織得路燈的蒼白光暈朦朦朧朧,宛若另一個世界,另一條同樣的,卻了無生氣的孤寂貝克街──貝克街?

  我茫然的雙眼瞬間睜大,呆望著最近的門牌號碼「11A」,以及十多步外的路牌「Baker Street, NW1」。

  我不是氣得要回帕丁頓的嗎?為什麼……為什麼我會回到這裡?

  我目光穿透了灰白的雨簾,遙望著貝克街盡頭的一點燈光──赫德森太太大概又燃起了爐火,等待我們歸來吧!我彷彿看見他脫下半溼的大衣和靴子,在門口抖乾,上樓,悠閒如故地坐進扶手椅內,一手接過她端來的熱騰騰咖啡,另一手則從容點燃了我送他的櫻桃木煙斗……他不會再在乎我了,我知道,我只是他的……的一顆……棋子……

  忽然,地上的積水映亮一片白光。我麻木了一兩秒,才慢慢回頭,轉身;而那道刺眼的白光直向我撲來,雨勢大到我甚至沒聽見車輪馬蹄聲。等我看清楚奔來的高大黑馬,黑色馬車,和裹著黑斗篷的駕駛時,要閃避已太遲了。

  「卡嚓喀嚓──」

  這是我倒下前,最後聽見的聲音。


~~~~~~~~~~~

補充及註解原作梗:
 
有人超認真的考證過,實際上的辛普森飯店應該在河濱路100號(http://zhan.renren.com/mylondon?checked=true);不過由於劇情需要,我幫它在公園路開了分店(笑),相信各位讀者應該是能包容我的吧!

遠流版原譯為「避難所」,但因原文是「asylum」,對照H此時裝成的半瘋狀態,譯為「瘋人院」合適。

試閱文中所有引號內標楷體的句子,均為原作《臨終的偵探》案裡H所說。

H櫻桃木煙斗原作已出現,我在《跨國宿敵案》中自設為W所送。

文中的黑色馬車有沒有覺得很熟?在《跨國宿敵案》中有出現過喔!腦筋動得快的你該猜到下令撞W的是誰了吧?



《臨終的偵探和雨中的醫生》全文將於20131-2月於出本時公布於本子內,
請大家密切注意齋主即將放出的預購頁面,
http://jshw7654.blogspot.tw/2013/01/117.html
謝謝你們!

閒逸齋主人莫凡101.12.31.3:48PM.

 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