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瀏覽量----破10萬我就去慶祝

2012年8月5日

《杳杳寒山道》試閱片段(各片段瀏覽人次110.10.7.更新!!)

有別於以往武俠男主角一貫的國破家亡&報父仇模式
年輕的楊果雖然國破家亡,卻情願闖盪江湖,
也不想再回到那個禁錮他的空間;
直到他發現真心相交的摯友──「天南劍客」魏子儀,
居然可能是謀害他全家的幕後真凶...... 他該如何自處?
他能繼與魏子儀化敵為友之後,再度消弭這段恩怨嗎?
還是整件事背後有著他們難以料想的陰謀


~~~~~~~~~~~~~~~~

  但他念頭還沒轉完,右足心一涼,彷彿一腳踏進空中,巨大的恐慌竄遍全身──自己正向外跌下去!他已退到邊緣中的邊緣了!眼前驀爆開整團大海怒嘯的深藍色冥光,幽黑奇詭的浪頭直衝上萬丈高空,劍鋒宛若妖魔的眼,一瀉千里直鑽他心房!.

(100.2.1.張貼,600人次瀏覽)



  方雲珂蹙眉噘嘴道:「霜姐姐,人家北上來找表哥時,連上頭的珠玉都拆來當了,腰帶還能是真金嗎?現下戴的這條,不過是上了金漆、嵌了假玉的而已!說到底我也是公主嘛!皇室尊嚴總不能不維持一點。唉!說到皇室,從前在宮裡,簡師傅他常給我們講些古代英雄俠女的故事,可沒聽說有誰因缺錢而發愁呀!難道他們都不用吃飯喝水、洗澡穿衣嗎?」

  徐若霜正苦思著能變出錢來的法子,隨口道:「我相信他們該多得是三餐不濟的機會,只是……這種困境通常不會出現在故事裡。」……

(100.1.25.張貼, 341人次瀏覽)


  曹字平深吸一口氣,深深凝視著她的雙眸,道:「其實……這幾個月來……自從我碰到你的幾個月以來,我一直……一直想對你說一句話,就是我……  
  方雲珂連烈酒也染不紅的面龐倏地通紅,像是隱約感覺到他要說什麼。輕聲道:「我什麼?」 
  曹字平說不出話來。他本以為講這短短一句沒什麼難的,豈料快說到最重要的幾個字時,心臟竟瞬間跳快了十倍,「噗通噗通噗通……在體內擂起百面大鼓;喉嚨更似被團泥巴塞住,就是說不出來!……
(100.2.9.張貼, 192人次瀏覽)

曹字平鬆了口氣,恢復鎮定,微笑道:「他們散佈在疏林四周,隱藏起來,暗中看顧我們的安全。師兄則在你離開後先走了,說還有些雜事要忙呢!」這時他不禁深深感激起簡小凌。師兄兩次藉故溜掉,無非是為他製造和方雲珂聊天的機會;走時雖沒說,但他已曉得師兄此行是與「洛陽首惡」熊鳴霸談判。這可不是件輕鬆的差使,簡小凌卻為了他和方雲珂,單人匹馬冒險赴約。想到這裡,他不但感激,且已有些愧疚,心臟更是不受控制地越跳越快……

(100.2.4.張貼, 123人次瀏覽)



  淒厲慘叫撕裂開來,四名衝得最前的北門弟子當場被箭矢貫飛了七八丈遠,才墜地斷氣;北門隊形登時混亂,不少人忙拋了酒壺,往旁側閃躲過一劫。「銧噹匡啦!」壺碎聲響徹峽內時,曹字平已將方雲珂撲倒地上,任兩枝利箭從肩畔咻地劃過。兩人往左滾開半丈後,方雲珂忙翻身爬起,全不管前方敵人,一把扶起他,叫道:「你沒受傷吧?天哪!你背上流血了!」…… 
杳杳寒山道片段5下:大魔王終於現身()  
(100.2.15.張貼, 138人次瀏覽)




  「誰派你來的?」簡小凌的目光跟語聲一樣冷酷。
  顧子雲眼中忽閃過一抹詭譎的笑意,簡曹二人同時暗叫道:「不好!」下一刻他已將銅燈往左一旋,身後石壁驟然滑開,現出一條密道。

  「咻唰!」銅牌飛射而出,化作兩道炫幻美麗的七彩光影,交叉剪往顧子雲背脊!顧子雲半邊身子已跨入密道,情急下反手一掌……


(100.1.28.張貼, 120人次瀏覽)


在她聞到和華山地牢相似的鐵鏽味和血腥氣後,就已明白了被帶到什麼地方,清楚大喊大叫只會自取其辱,還不如冷靜下來,思索敵人擒她來的目的。她倒不怕敵人是為了梅花素箋,皆因她早將它送給芳兒當成親賀禮,何況玉牌首領——她猜測綁架她的主謀——素箋根本毫無興趣。那,他們抓她來這,既不殺她,也不放她,又不折磨她,為的是什麼呢?……

(100.2.23.張貼, 83人次瀏覽)



  「可有楊果的下落?」

  「有弟兄在往安邑道上看見他,但……當他們追進城裡時,卻怎樣也搜……搜不到他……踪跡。」

  「無妨。只要徐若霜一天在我手上,他絕不敢輕舉妄動。南方有消息嗎?」

  「還沒有。仁義幫餘孽對那邊地形熟悉,又有彩虹幫介入,三師兄跟四師兄要迅速蕩平他……只怕不易。」

  「很好。霓虹二使這叫敬酒不吃吃罰酒,別以為接連助紫龍門、霍山派和六孤莊避開覆亡之禍,就得意起來了。下一個就輪到他們!」玉牌首領語聲微微一頓,彷彿內心正激烈掙扎;片刻後,才迸出幾個裂石般的字:「找到他了嗎?」

  徐若霜剛想細聽「他」是誰,身子卻被人……

 杳杳寒山道片段6下:臨危不亂的奇女子
(100.2.25.張貼, 75人次瀏覽)


       楊果回過神,眼中卻似蒙上了一層暗影,沉聲道:「不知是不是因這峽太過險惡,我總感到有些不對勁。」
  徐若霜微微一震,低聲道:「跟朱雀大街那時的──」
  「不太一樣。」楊果搖頭道,眉頭深蹙而起。「當時被殺氣包圍的感覺十分強烈,但眼下我卻……感覺不到裡頭有生命的氣息,更莫名不舒服起來,彷彿有什麼詭異的力量就在前方。」
杳杳寒山道片段5上:大魔王即將現身()
(100.2.12.張貼, 76人次瀏覽)

  「這可是你說的。」徐若霜從容一笑,和芳兒收拾起桌上碗盤,領頭就往廚房走去,語聲傳回來道:「魏大哥和芳兒妹妹作證,看我倆誰洗得好!」 
  盞茶時分後,魏子儀放下手邊最後一個擦得雪亮的瓷盤,斜倚著廚房門板,微笑的目光掠過竭力忍笑的芳兒和笑瞥來一眼的徐若霜,落在滿頭大汗涔涔落、手上碗盤拚命洗的楊果背影上,漫不經意的道:「你們明日將往何方?」

  「別再讓我洗碗的地方就行。」楊果側頭苦笑道,一抹額上的汗,背心已全溼成黑褐色。  
  「你給我專心好好洗!我來回答就成了。」徐若霜淡淡道,一旁的芳兒早笑到趴在裝碗盤的矮櫃上。楊果無奈地望了魏子儀一眼,只得重新埋首於難度不輸決戰長安的洗碗之戰裡……
杳杳寒山道片段7:決戰長安──洗碗版(?
(101.8.15.張貼, 66人次瀏覽)



  夜色籠罩多寶山莊。淒寒如笛的秋風輕撫單薄的窗紙,彷彿少婦對總是不歸的良人哀怨低訴。
  畢帆揚曲起一腳,獨坐床邊。距小玫離房已有七個時辰,莊丁僕婢大多陷入夢鄉,只有他仍坐在床上發呆;透過半垂落的淺綠繡銀花睡帳,他眼中的茫然疲倦依舊清晰可見。
  忽然風聲響起,下一刻,一雙柔如絲緞軟如油的手已拂上他面龐,宛如少女撫摸自己的愛貓般深情。一把永難忘懷的語聲低低道:「怎還不睡呢?……」
杳杳寒山道片段8:絕代佳人的秘密
(101.8.31.張貼, 56人次瀏覽)

  
  

 ~~~~~~~~~~~~~~~

謝謝你們!
閒逸齋主人莫凡 筆101.8.5.12:07PM.


*《杳杳寒山道》一套三冊販售中,只剩4套;
email到作者信箱
jshw7654@gmail.com 洽購, 原價780NT只要500NT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