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瀏覽量----破10萬我就去慶祝

2017年7月10日

加勒比海海盜小說1:《紫珊瑚》首部曲:〈紫珊瑚〉(109.1.17.貼上後傳一Part4連結)

今天要來跟大家分享的,是齋主的心血結晶,遠在創作福爾摩斯同人文之前,就狂烈深愛的加勒比海海盜小說──《紫珊瑚》。

《紫珊瑚》是一部系列小說(不是《神鬼奇航》同人,是自創文雖然用了不少受它啟發的元素),預計共9篇文,全長預估7 ~10萬字預計會有以下幾篇(連結未來會陸續新增在這裡,各篇篇名等文貼上來後也會陸續公布),點各篇標題可看故事:

*2018.1.30.第二次重大更新公告:紫珊瑚系列齋主目前規劃改為寫12篇,將於2017~2019年陸續貼上部落格,預計2018年完稿上冊《紫珊瑚:乘風破浪》(1~6篇,8萬字),將於2018年5月在歐美only5首販(與丹澐以"三個同姓人"攤位名合報歐美場);下冊(7~12篇,字數未定)將於2018~2019年陸續連載,2019年出本
左邊封底,右邊封面,是同一本


1. 首部曲〈紫珊瑚〉(已完成,全文公開)(7623字)
2. 二部曲〈最後的閃耀〉(已完成,全文公開)(8546字)
3. 三部曲〈永恆發光〉(已完成,全文公開)(9806字)
4. 前傳一〈死亡逆轉〉已完成,前七千多字公開,結尾一千多字收本子)(8794字)
5. 前傳二〈冰原熱血〉上篇下篇(近七千字,結尾五百多字收本子)(上下篇含結尾共16163
6. 前傳三〈水晶項鍊〉上篇下篇(13000多字公開,結尾2300多字收本子)上下篇含結尾共29055
7. 後傳一Part1Part2Part3Part4(全文寫稿中,已寫到Part10
8. 後傳二(已完成)(18860字)
9. 後傳三
10. 後傳四
11. 後傳五
12. 後傳六


在高中時,我看過《神鬼奇航》第一集,雖對Captain Jack Sparrow印象深刻,卻只是喜歡,還沒到迷的程度(當時最迷的是哈利波特和魔戒)。直到大一升大二的暑假時,我看了《神鬼奇航》第二集,看到JS在歡笑與掙扎的反覆不定下,終於追尋到內心最深處的自我,勇敢戴上船長帽,拔劍刺向海怪,悲壯地隨愛船Black Pearl入海中──

從那一刻起,我的人生改變了。


我瘋狂愛上JS,狂迷十七世紀的海盜。至少兩年多,我把《神鬼奇航》一到三集翻來覆去看了二三十遍(第三集甚至被我看到dvd破損~太愛大海戰誓師,JS決戰Davy Jones,及最後JS航向夕陽!!!),配樂我也聽了上千遍。我更燃起要在第12部武俠小說裡寫古代中國海盜的熱血,三不五十跑圖書館,研究中外海盜的書;可是那部小說很厚,現階段靈感和角色設定寫了一堆,但還沒正式開稿,我的熱情和渴望需要宣洩啊!


在我大二下時,機會來了。有堂英文作文課,老師要全班兩兩一組,創作英文小說,主題由老師指定。我當時立刻想到要寫加勒比海海盜小說,角色情節全部在幾天內想好了

可是我沒法跟別人同組,因為所有東西都在我腦子裡,我不要我靈魂深處對《神鬼奇航》的愛跟別人分享,每一段我都想自己完成,想用筆自己拍一部海盜片(笑)。我也不想寫老師指定的主題,我就是要寫海盜!


為此我跟老師有一番爭執(平常我是很溫和的,但這次為了JS,不知哪來的膽量,居然卯起來跟老師爭)。最後老師退讓了,不是因為她覺得我有道理,而是發現全班剛好17人,本就會有人落單,於是我總算爭取到獨自寫一篇的機會,不必和同學合寫。


我上課時寫,下課時寫,在捷運上寫,在等公車時寫,在睡前寫,在夢中想著情節,短短兩個禮拜就寫了快八千字,完成了〈紫珊瑚〉。這是一篇因為強烈的狂熱,對神鬼奇航的愛,所生出的作品。


但老師批改後發回來,我發現我的成績並不高,可能是她覺得我沒有合作及服從精神,堅持寫自己想要的主題,不聽老師話的緣故吧!看每段空白處的眉批,感覺老師對內文也不甚了解,或許是我的英文表達能力還不夠好的關係。我很沮喪,但並未停止對〈紫珊瑚〉的熱愛。


一年後(大三下時)神鬼奇航》第三集播出時,我的海盜狂熱又重燃起來。這時有個人扮演了關鍵角色,就是我的(前)摯友MAH。在她的鼓勵下,我把〈紫珊瑚〉翻譯成中文,又增加了派瑟的身世描述;她看過後,覺得我寫得很好,認為我可以去投稿。

雖然我最後投稿沒中,但那年夏天,我的靈感一發不可收拾,把〈紫珊瑚〉當首部曲,又以中文寫了二部曲和三部曲(就像《神鬼奇航》那時也是三部曲),且意猶未盡地寫了前傳一;當我寫到前傳二的三分之二時,熱情慢慢淡下來,開始內化了。或許是因終於記起自己是武俠小說家,或許是因當時開始準備研究所考試,又或許是因……時間到了。

就這樣,《紫珊瑚》系列(14篇,及未完成的第5篇)被封在我心底。我已想好其他篇前傳要寫什麼,但當時熱情開始消退,動力不夠。考上研究所後,我忙於第一部武俠小說《杳杳寒山道》的打字和出書,又迷上福爾摩斯,開始寫同人文,海盜小說就這樣被擱置了。等《神鬼奇航》第四集出來,橫看豎看實在比不上一到三,更難讓人重燃熱情……

直到今年。

我要謝謝我的好友丹澐,是她提到神鬼奇航》第五集要出了,我才抱著好歹去捧JS的心情和她去看。沒想到一看之下,頓時重新跌入狂愛的漩渦中:歡笑和悲哀,滄桑和感慨,磅礡的大海樂音與壯烈的死亡,一切的一切都喚回我對神鬼奇航》的愛!!!闊別九年後,我終於回來了。

而這次我愛的不只是JS,還希望能彌補電影裡的遺憾,讓JS能和Barbossa起在Black Pearl上永遠航行(笑)。因此我重新提筆,卻不是寫完《紫珊瑚》前傳二,而是先寫後傳二(也就是第8篇),寫主角和復活的摯友糾結的故事。

經過一個月,前天我終於寫完後傳二。在這一個月裡,我已想好後傳二未完成的部分,還有前傳三、後傳一及後傳三要寫什麼了。丹澐也跟我一樣愛上《神鬼奇航》,希望接下來也能看到她寫的海盜文!!!

以下是我的《紫珊瑚》首部曲簡介
篇名:紫珊瑚(The Purple Coral
時代:西元1690
地點:加勒比海、皇家港、希望之島
視角:詹姆斯第三人稱主述。
字數:7000多字。
創作時期:英文版於96.4.24.起筆,兩周完成;一年後於97.6.12.-97.6.18.將英文版自譯為中文,並增加派瑟身世一段。
風格:冒險戰鬥&友情愛情親情

角色簡介:

l   派瑟.保羅24歲,主角,英勇瀟灑的海盜船長,愛船紫珊瑚。

l   詹姆斯.舒爾30歲,第二男主角,皇家港英軍准將,為人正直,官盜不兩立的原則卻在遇上派瑟後受到挑戰

l   布魯特索爾34歲,第二男主角/反派男主角,紫珊瑚的另一位船長,派瑟的義兄兼摯友,在本篇裡透過瓊安轉述現身。

l   瓊安.舒爾17歲,女主角,詹姆斯的妹妹,被抓上紫珊瑚後,成為派瑟和布魯特索爾衝突的導火線。

l   阿爾弗雷德:紫珊瑚舵手兼年紀最大的水手

l   泰倫斯:皇家港英軍上尉,詹姆斯的堂弟,瓊安的堂哥。

l   懷特:中年,反派男主角,皇家港英軍總督,與詹姆斯極度不合,與派瑟有殺友之仇。

l   尤金:青年,皇家港英軍上將,曾向瓊安求婚,但遭她拒絕,遂恨透詹姆斯。

l   拉爾夫:皇家港英軍中校,幫懷特欺騙詹姆斯。

關鍵詞句:「這些海盜不會要讓我走跳板吧」、「用不着害羞嘛,詹姆斯.舒爾准將」、「為了你們真正的紫珊瑚,弟兄們,站出來作戰!」、「派瑟立刻擋在我身前,子彈打進他的右胸」、「她與其嫁給海盜,還不如死掉算了!」、「劊子手,行刑!


一起來看這篇精采的海盜小說吧!
~~~~~~~~~~~~


黑暗,純然的黑暗。牢房深處隱約可見一道憔悴的人影,倚著濕霉味濃重的艙壁而坐。他咳了幾聲,輕撫左肩,感到半乾的血沿肩頭緩緩流下。他嘆了口氣,指尖移往鎖骨和心臟間的肌肉,輕按一下長久以來深嵌其中的生鏽子彈,思緒飄回他在皇家海軍英勇作戰的歲月,不禁懊惱起來:為什麼像他這樣的人,竟落到一個聲名狼藉的海盜手裡?

  突然,他聽到一陣腳步聲。

  「咚、咚、咚……」聲音穿透滿是海水鹹味的寂靜,朝他逼來。慢慢地,牢外微光亮起,擴大為一片陰幽的昏黃,接著出現一個越變越大的駝背黑影,直到還原為一名衣衫破爛、提著油燈的灰鬍老水手。燈光照亮了他凝滿血跡的海軍藍制服,及領口遭撕裂的淡白花邊。下一刻牢門打開,而那人站在門邊,粗啞的道:「出來。」

  「你要帶我到哪裡去?」他脫口道。但對方沒有回應,幽黯的雙眼望定他面龐,彷彿鯨魚瞧著水草間的小蝦米。他只好艱難起身,隨對方走出牢房。

  當他們在樓梯發出的「吱呀──」聲中拾級而上時,他開始擔心:「這些海盜該不會要讓我走跳板吧?」但隨即覺得,若海盜真要殺他,白天擒住他時就可下手,用不着等到現在。

  上樓後,他們行經一條掛滿吊床,響徹鼾聲大合唱的長廊,左轉過兩間儲藏室,在一扇懸著油燈的門前停下腳步。那人推開門,看著他;他深吸一口氣,跨進門內。

  四盞油燈懸掛在艙房四角,使房內比外頭明亮許多。那人示意他坐在一張高挺的木製搖椅對面,替他解開手銬,旋即離開。他揉揉手腕,打量起房內的擺設。

  在他的想像中,一個傳奇海盜的房間該是華麗而氣派的,這裡卻出乎意料地樸素。艙壁上唯一的裝飾,便是交叉懸掛的兩把劍:在下面的是他的佩劍,另一把則是新月狀的軍刀──他肩上鮮血淋漓的傷口就是它的傑作。他端詳那把優雅簡樸的軍刀許久,感到莫名的熟悉,而那絕非因為他今早才和它的主人交過手。

  他移開視線,目光落到雙劍和發霉衣櫃間的衣帽架上:上頭掛著一頂皮製三角黑帽,看上去歷經風霜,帽緣鍍了一行淡金的拉丁文:「紫珊瑚船長」Cáput Purpurei Corallii

  一陣強風吹入舷窗,將他的注意力轉移到桌上一大疊「啪啦啪答……」響的紙上。他向前微傾身,發現其中有製作精美的加勒比海地圖,幾張船員、武器和補給品的列表,及被壓在最下面,只露出標題「皇家海軍軍官個人生平及性格分析」的羊皮紙。他移開當作鎮紙的半空酒瓶,正要抽出那張紙時,房門忽然被推開了。 

  他將酒瓶放回原位,還未來得及坐好,門口已傳來一把悠哉遊哉的語聲:「用不着害羞嘛,詹姆斯.舒爾准將!」

  詹姆斯迅速轉身,瞪著對方,冷冷道:「『黑盜』派瑟.保羅!」

  那人大笑。他的確一身都是黑:在黑色補丁外套下,套著掛刀用的黑肩帶和黑背心;然而,肩帶上的銀扣帶已黯無光澤,背心上的銅鈕扣也滿是鏽痕;破破爛爛的馬褲和髒污不堪的靴子也全是黑色,只有綁著黑髮的深紫色頭巾例外。雖然如此,當他脣邊綻開瀟灑的笑容時,古怪氣質即消融無形,清樸褐臉也因琥珀色雙眼而明亮起來,瘦小身形透出無限的青春與活力,這是詹姆斯從未在任何人身上見過的。

  「叫我派瑟.保羅『船長』不是更好嗎,准將?」那人笑道,大搖大擺走進來,雙手各拿一瓶未開封的酒:「我當紫珊瑚船長的時間可比你當准將的時間長上三倍呢!要來點蘭姆酒嗎?」將左手酒瓶遞到詹姆斯面前,距離近到後者能看到他的紫水晶戒指,就戴在他被切掉一半、包紮滲血的小指上頭。

  詹姆斯搖頭道:「我比較喜歡白蘭地。」

  派瑟聳肩道:「那也不錯啊!阿爾弗雷德!」灰鬍老水手應聲而入,「去弄點白蘭地和小口矮腳酒杯來。」

  阿爾弗雷德離房後,派瑟放下酒瓶,脫掉外套,將它拋往另一張椅子,雙手戴正帽子,旋即一屁股坐進搖椅內。此時白蘭地已端來,酒杯也已倒滿。派瑟仰頭「咕嚕嚕……」灌下半瓶蘭姆酒,眼神頓時一亮,靠回搖椅上去。「最好的黑蘭姆酒,」他發出一聲滿足的嘆息,道:「總有一天你會投向它的懷抱。」

  「這真是第一流的好酒!」詹姆斯輕啜一口白蘭地,驚訝的道。

  派瑟一臉悠然神妙,微笑道:「事實上……這是從你的船上拿來的。」

  詹姆斯略蹙眉,片刻後才道:「為什麼你在早上的戰鬥中不殺了我,保羅船長?」

  「我為什麼要殺你呢?」派瑟反問道,舒服地前前後後搖著椅子:「讓我告訴你幾件事:首先,我從不送受傷的俘虜下地獄。還有,你是個好人,比你那些同僚更值得尊敬,也是名優秀的劍手。」

  詹姆斯苦笑道:「若我真這麼優秀,也不會落到這地步。」

  「高興點兒嘛,兄弟!」派瑟大笑道,朝他揮揮左手:「想知道你有多優秀,看我的小指就曉得了。你若非犧牲自己斷後,絕不可能被抓住的。」

  詹姆斯笑了,舉杯喝光剩下的白蘭地,道:「就這樣?」

  「當然還沒完哪!最後一個原因是……」派瑟道,眼中閃爍著淡淡暖意:「你是瓊安的哥哥。」

  「她現在好嗎?」

  「好得不得了呢!」派瑟溫和的道,放下酒瓶站起身:「戰鬥開始前,她一直求我不要殺傷你,我也盡力完成她的願望。」走向詹姆斯,將自己的乳白袖口撕下一小截,替對方包裹肩傷,「若我沒猜錯,她想必正偷偷溜過來了呢!若她注意到阿爾弗雷德剛出去的話。相信我,兄弟,我可不希望讓她心碎。」

  「你是個真誠的人,保羅。」詹姆斯輕嘆道,壓下內心湧出的感激:「為什麼不接受總督大人的好意,成為私掠船船長?」

  「好意?」派瑟嘲諷道,大搖大擺走回搖椅坐好:「我看是貪心吧!你那總督和上將兩年來嫉妒你嫉妒得要死,正是他們的『好意』──帶著艦隊逃掉,拋下你的船跟紫珊瑚對決──害你輸掉這場仗。」他一口氣灌下半瓶蘭姆酒,以夢幻般的語調道:「紫珊瑚啊……反映著自由浪花和明亮陽光的絕代佳人。你怎會認為她和我會向那群腐敗的蛞蝓投降呢,嗯?」

  詹姆斯無話可說,望著風中明滅不定的油燈,許久後才慢慢道:「所以……你還是要殺我。」

  「不,」派瑟深深凝視著他,道:「我會放了你。」

  「放了我?」詹姆斯失聲道。

  「我本來就想放了你,」派瑟平靜的道:「但我不能在弟兄面前這樣做。現在你只要假裝趁阿爾弗雷德送飯來時擊倒他,偷小船逃掉,他們就會相信我的話。喔!我聽見她的腳步聲了,兄妹團聚的時候到啦!」抓起空瓶站起身,將佩劍還給詹姆斯,輕快地離開艙房。

  下一刻,一道纖瘦的身影衝進艙房,撲進詹姆斯的懷抱,淚流滿面的大叫道:「我最親最愛的哥哥!我沒法說出看到你我有多高興。你還好嗎?」

  「好!好,非常好。」詹姆斯愛憐的道,緊摟小他十三歲的妹妹:她的水手服樣式和阿爾弗雷德的相同,但色調紫白相間,藍紫色頭巾讓她看起來優雅而熱情。「侍女告訴我你被海盜抓走時,我以為再也看不到你了。一個月後,我們才從布魯特索爾船長口中得知,你和保羅已經離開紫珊瑚。後來又有傳言說,你們兩個成為情侶,並奪回這艘船。究竟發生什麼事?」

  「他們綁架我上船,」瓊安道,在他身旁坐下,眼中仍泛著喜悅的淚光:「我快嚇暈過去了。接著一名全身墨綠的壯漢──他就是布魯特索爾,你知道的,而他並沒跟你說出實情──不懷好意地打量著我,叫道:『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珍寶呀,夥伴們!讓我們來好好享受吧!』」

  「你有受傷嗎?」詹姆斯大叫道,好怕聽到她的答案。

  「沒有。」瓊安道,眼中燃放強烈的感情:「因為派瑟瀟灑地從主桅頂端滑下來,悠閒的道:『別對女孩子這麼粗魯嘛,布魯特索爾船長!若我沒猜錯,她就是舒爾准將的妹妹;准將是我們的敵人,卻也是值得尊敬的人,不像其他該死的官兵。我們得送她回去。』」 

  「一艘船有兩個船長?我以為布魯特索爾只是大副,在保羅離開後才成為船長。」

  「布魯特索爾是四年前上船的;他比派瑟老,比派瑟窮,卻更深沉狡猾。」瓊安低聲道:「據說他救過派瑟的命,因此派瑟邀他共管紫珊瑚,負責日常事務,自己則指揮戰鬥,全沒察覺這個結拜兄弟想獨攬大權的野心,而我就是他叛變的藉口。

  「『騙人!他只想獨占這個小妞而已!』布魯特索爾大吼道。只有四名海盜站在派瑟這邊,全被殺了。但派瑟抄起繩子,盪上主桅;沒半個人能射中他,也沒人敵得過他的軍刀。他找上布魯特索爾決鬥,讓其他人不敢趁機射他。就在他快擊敗布魯特索爾時,那個死壞蛋將槍口轉向我──」 

  「喔!天哪!」詹姆斯驚叫道。

  「我尖叫起來,但派瑟立刻擋在我身前,子彈打進他的右胸。」瓊安深吸口氣後,才道:「海盜將我們關進牢房,之後流放到荒島上。根據海盜規矩,被流放的人可帶走一把槍和一條黑麵包,但派瑟寧願選擇蘭姆酒和軍刀。『開槍是不用腦袋思考的殺戮哪,布魯特索爾!』他淡淡笑道。

  「島上只有幾棵木瓜樹,我們靠它們撐了兩天;到第三天,木瓜吃完了,我們也快完了。那天晚上,我們唱著海盜歌,喝著蘭姆酒,說了好多話。他說他出生在皇家港,父母是安份守己的老百姓,卻在西班牙艦隊攻擊時遭流彈炸死。他八歲時,抗議總督大人濫徵童工造橋鋪路,和幾名孤兒朝士兵丟石頭,結果卻被抓住;只有他機警逃脫,其他人不是當童工活活累死,就是被送上絞架處死。」

  詹姆斯恍然大悟,道:「這就是他對官軍深惡痛絕的原因啊!」

  瓊安點頭道:「他曉得只有學會戰鬥,才能保護自己和別人,便四處找鐵匠不要的廢棄刀劍來練習,但直到兩年後,才意外得到現在他用的軍刀。

  「當時西班牙再度攻打皇家港,總督大人與官軍撤上船逃亡,只有一名少將為了保護百姓,率部下苦戰西班牙軍隊,重傷昏倒在水溝裡;幸好派瑟救了他,並治好他的傷。在養傷時,他教派瑟學會刀法和拉丁文,後來反攻敵軍,奪回皇家港。不久後他升為元帥,調回國內,退休返封地終老;臨走前,他解下配刀送給派瑟,以報答救命之恩。」

  「等等!」詹姆斯渾身一震,失聲道:「這名少將難道就是……」 

  「就是我們的父親。」瓊安平靜的道。

  詹姆斯終於明白,為什麼覺得那把軍刀眼熟了。他轉頭望著它,感到所處的世界似全翻轉過來,喃喃道:「那……他知道嗎?」

  「當我跟他說起你,又提到我們過世的父母時,他的神情微變,追問我父親的名字是不是羅伯特。我說對啊,而他沉默了一會兒,便把話題轉到他十四歲的首次航行上:他航遍地中海和印度洋,甚至到過遙遠的中國,聽到不少流傳數百年的海盜傳說,給了他靈感,將愛船取名為紫珊瑚;十八歲時,他返回加勒比海,開啟了海盜船長生涯。 

  「我也告訴他,我從小就喜歡冒險,幻想有一天能成為偉大的航海家。」講到這裡時,瓊安臉龐泛紅,輕輕道:「或許是這句話讓他失去控制吧!他忽然摟住我,往我臉上親了一口。我驚呆了,想都沒想就給了他一巴掌。他登時清醒過來,誠懇的道:『抱歉冒犯你,舒爾小姐。我尊重你的決定。除非你嫁給我,否則我不會再碰你。』他把剩下的蘭姆酒封起來,發誓不到婚禮當天絕不開封。」指向桌上當鎮紙的半瓶酒。

  「隔天早晨下起大雨,害我得了重病。派瑟用樹枝搭起遮雨棚,抓了條魚烤給我吃,照顧著我。」瓊安低聲道:「我起初很害怕,後來才發現他真的信守諾言,沒趁機冒犯我。我康復後,我們造木筏離開荒島。幸好派瑟方向感很強,我們很快找到通往土圖嘉港的航道,並被一艘漁船所救。

  「派瑟是通緝犯,所以我們偷偷住在一家小酒館裡。他用藥草治好槍傷後,從酒保那裡打聽到紫珊瑚的消息──是阿爾弗雷德跟酒保講的。」她瞥見詹姆斯驚訝的表情,忙補充道:「阿爾弗雷德是這一帶最棒的舵手,退休後在酒館工作,曾帶頭抗議稅收太重,被判死刑;幸好派瑟劫法場,把他救了出來。從那時起,他就成為派瑟最忠誠的部下。 

  「布魯特索爾叛變時,他本想挺身而出,派瑟卻向他眨眨眼,暗示他別作無謂的犧牲。他猜到我們會逃去土圖嘉港,便在酒保那裡留了口信,說布魯特索爾已成了私掠船船長,令三分之一的手下敢怒而不敢言,而他們下一個目標是即將從那裡開往古巴的西班牙商船陽光號,船長是個溫厚善良的生意人。

  「派瑟計劃奪回紫珊瑚,而我堅持要跟他一起去,不是因為感激,而是愛──詹姆斯,是愛。我們裝成迷途的西班牙水手,登上陽光號。啟程兩天後,紫珊瑚突然從左方逼近;船長嚇呆了,派瑟就自告奮勇替他指揮海戰。當布魯特索爾發現我們對他的戰術瞭若指掌,死忠他的走狗又在炮火中陣亡時,忍不住咆哮道:『誰是你們的頭頭,死旱鴨子?』派瑟就掏出帽子戴上,『鏘!』地拔出軍刀,大笑道:『我就是派瑟.保羅船長!你不記得我了嗎,布魯特索爾?為了你們真正的紫珊瑚,弟兄們,站出來作戰!』

  「支持派瑟的弟兄歡聲雷動,而我也加入他們,跟布魯特索爾的走狗對戰。派瑟找上那壞蛋單挑,擊敗他要殺他時,看到他胸前的紫水晶項鍊──那是派瑟跟他結拜時送他的禮物。於是派瑟撿起他的手槍還給他,低聲道:『走吧!帶你的人一起走,別再回來了。』

  「布魯特索爾顫抖地接過手槍,忽然仰天狂笑道:『不!寬宏大量的保羅啊!讓我再叫你最後一次「兄弟」吧!你是不該原諒我的,因為叛徒本就該下地獄啊!』他舉槍抵頭,在派瑟阻止前扣下扳機。派瑟替陣亡者舉行葬禮,接受俘虜投降,送了一面盟友旗給陽光號,並再度成為紫珊瑚船長,翱翔在大海浪花之上。」

  「派瑟的確值得你愛。」詹姆斯沉默片刻後,道:「可是他二十四歲,你才十七,而且──」

  「年齡不是問題!」

  「但身分是。」詹姆斯語重心長的道:「我不會阻止你嫁給你愛的人,但他畢竟是海盜。就算總督大人饒我一命,我也要天天絕望地等待你們被殲滅的消息傳來!求求你,說服他成為私掠船船長,為國王陛下效力──」

  「他已被官軍遊說了好多次都沒答應,他不會聽──」

  「那就騙他!弄昏他,帶他回皇家港,他醒後不答應都不成。」

  瓊安猶豫許久,終於點頭,慢慢道:「我不在乎我自己,可是……若有什麼事能保派瑟平安,讓你不傷心難過,我會去做。」起身打開衣櫃,從諸多雜物中取出一個小瓶,從中倒出一顆淡綠藥丸。

  「那是什麼?」 

  「布魯特索爾的安眠藥。」瓊安將藥丸放進派瑟本來帶給詹姆斯喝的那瓶蘭姆酒裡,道:「阿爾弗雷德跟我說過,那壞蛋背叛派瑟後,沒有一天睡得好。」

  門外傳來輕快的腳步聲。

  「是他!」瓊安悄聲道。

  「送別的時候到啦,兄弟!」派瑟笑道,大搖大擺推門入房:「阿爾弗雷德睡前已把小船準備好了。」

  「送別怎可沒有蘭姆酒呢?」詹姆斯微笑道,舉起空酒杯。

  「說得好!」派瑟叫道,替他倒滿蘭姆酒,另一手摟住心愛的人,柔聲道:「你哥會來參加我們的婚禮嗎,珍珠般美麗的瓊安?」

  「當然會啦!」瓊安淺笑道。

  「而且我也不會再與你為敵。」詹姆斯衷心的道。

  派瑟大笑,舉杯一飲而盡,旋即昏倒過去,幸好被瓊安及時扶住。詹姆斯取下他的軍刀,對她微一點頭。 

      △  △  △  △

  「拉爾夫中校?」詹姆斯訝道,望著從黑暗深處跑來的人影:「你怎知我們上岸了?」

  「巡……巡邏隊報告的……」拉爾夫喘著氣道,一瞥小船中昏迷不醒的派瑟:「總督大人要……要我知會您,您的堂弟泰倫斯上尉巡街時,遭……遭暴民攻擊,已性命垂危了。」

  「什麼?」詹姆斯和瓊安同時驚叫道,衝向不遠處的要塞,而拉爾夫只來得及聽到前者拋下一句話:「照顧派瑟!」

      △  △  △  △

  總督府書房內,一位身穿碧綠緹花滾金邊外套的中年男子喝著咖啡,滿意地望著窗外漸亮的天色;在他身後的書桌旁,站著一名頭戴銀邊帽、身穿海軍藍制服的青年。

  「碰!」房門突然被撞開。「你到底在做什麼?」詹姆斯衝了進來,怒吼道:「泰倫斯只不過受了輕傷!你為什麼要把我和瓊安從派瑟身邊調開,趁機把他送進監獄?為什麼?」

  「注意你的禮節,准將。」中年男子轉身盯著他,冷冷道:「你效忠的該是這個國家,而非海盜。他的絞刑會在中午執行,我希望你能到場觀刑。」 

  「可是懷特總督,我會說服他成為私掠──」

  「別再說了。」懷特沉下臉去,對那名青年道:「你來解釋。」隨即離開書房。

  「尤金上將──」

  「保羅不是布魯特索爾,他絕不會為我們效命。」尤金輕蔑的道:「三年前,我們的艦隊曾包圍紫珊瑚;他假裝投降,卻趁包圍網放鬆時衝出去,留下大笑聲遠遠傳來:『海盜從來不跟你們這些惡魔守諾言!』你怎能讓你妹妹嫁給這種卑鄙小人?」

  詹姆斯深吸口氣,淡淡道:「她拒絕你的求婚,我尊重她的決定。」

  「她與其嫁給海盜,還不如死掉算了!」尤金狠狠道,摔上房門離開。

      △  △  △  △

  「你怎能這麼冷酷無情,坐在那邊看著他死?」

  「我不能讓你冒生命危險!」

  「派瑟教過我使劍。我不怕死!」

  「我也不怕,但叔叔、叔母和泰倫斯呢?若我們去救他,他們通通會被以叛國罪處決!」

  「一切都是我們的錯。」一陣沉默後,瓊安終於道:「尤金是對的──派瑟絕不會投降。你還不明白嗎?失去了自由,紫珊瑚就不再是紫珊瑚,派瑟也不再是派瑟了!」

  「但你還是准將的妹妹,你不能──」詹姆斯大叫道,一道靈光忽然掠過腦際。他止住語聲,轉身望向窗外耀眼的朝陽。

      △  △  △  △

  中午時分,絞刑台上。派瑟雙手被緊縛,面對絞繩圈,仍一派悠閒地聽著處決聲明。

  「『黑盜』派瑟.保羅,基於你令人髮指的海盜罪行,你將於1690630日,於皇家港查爾斯要塞被判處絞刑……」

  看台上的懷特輕啜咖啡,道:「希望其他海盜別來擾亂法場。」

  「哼!那我就當著他的面,將他心愛的紫珊瑚轟到沉為止。」尤金冷笑道,瞥見詹姆斯緊張不安的神情。

  「……你將被吊死在繩圈上,直到屍身腐爛為止。願你的靈魂得以安息。」拉爾夫捲起紙卷,走下絞刑台,又回頭問道:「有遺言嗎?」

  「一句話。」派瑟瀟灑的道:「我是派瑟.保羅『船長』,中校。」

  「還是一名無恥的海盜。」尤金語寒如冰的道:「劊子手,行刑!」  

  突然,台下一名瘦長的蒙面人擲出一道銳光,削斷派瑟的綁縛;下一秒光化作軍刀,釘入他身旁木柱。派瑟拔出軍刀,翻身躍入人群,正要和蒙面人雙雙逃走,詹姆斯倏地躍下看台,攔住他們,叫道:「公平決鬥吧!」

  「少來了,我可是海盜吔!」派瑟大笑道,三人旋即戰作一團,迅速移往臨海城垛,戰況激烈到士兵都無法插手。忽然一切靜止,詹姆斯的佩劍「鏗噹!」落地,而軍刀和短劍交叉在他頸上。

  「別開槍!」泰倫斯驚叫道。

  「讓我們走!不然──」蒙面人尖叫道,手中劍一用力,詹姆斯頓時臉色發白;派瑟則朝懷特和尤金眨眨眼,一派似笑非笑。

  「讓他們走。」懷特咬牙切齒的道。兩人挾持詹姆斯退到城垛旁,放開他;所有士兵立即衝過去,包括抄起佩劍,轉身衝刺的詹姆斯,但蒙面人旋即拔槍。

  「砰!」

  「喔不!」衝在最前的幾個人驚叫道,扶穩倒下的詹姆斯。蒙面人收起手槍,和派瑟攜手躍下城垛,驚險避開數十把槍射擊。兩人躍進停在岸邊的小船,划向大海,而派瑟還不忘笑著朝臉色鐵青的懷特比了個飛吻。

  「准將沒事!」泰倫斯跪在詹姆斯身旁,對懷特和尤金喊道:「子彈剛好射中他鎖骨和心臟之間,真是幸運!」

  「真是不幸。」兩人同時搖頭道。這時一臉惶惑的拉爾夫奔上看台,低聲道:「侍女在舒爾小姐的房間發現一封遺書,上面說……她投海自殺了。」 

  「真是太不幸了……」尤金喃喃道,茫然望向湛藍如海的晴空。

      △  △  △  △

  「國王已經批准你的辭呈,舒爾先生。為獎賞你對國家的犧牲奉獻,在希望之島上已經為你建好一座別墅,願你和令叔一家能享有愉快的退休生活。」

  「謝謝你,總督大人。」從肩到胸包紮起來的詹姆斯虛弱的道。他目送懷特腳步輕捷地離開,才慢慢轉身走進書房,關上門。

  忽然他挺直背脊,扯掉包紮,躺進扶手椅內,用小口矮腳酒杯喝了點蘭姆酒,發出滿足的嘆息,隨即瞥見酒瓶下壓著一張紫色的謝卡。他微微一笑,起身走到窗邊,凝望那艘升起紫帆的大船在人們的驚呼聲中離港。懷抱著對她的船長和船長的未婚妻永遠快樂的希望,她的紫帆映耀奪目的陽光,變得純然、高貴而潔白。

~~~~~~~~~~~~

補充說明如下:

結尾有沒有人看不懂?我大學時的英文老師就看不太懂……若有人實在不懂發生什麼事,我簡單說明一下:

l   劫法場的蒙面人是瓊安,她和詹姆斯及泰倫斯合演一場戲,既能救走派瑟,又不會害詹姆斯和泰倫斯全家被株連。派瑟事先不知道他們的計謀,但他反應很快,一下子就明白了,配合瓊安假裝大戰並挾持詹姆斯。

l   瓊安對詹姆斯開的那一槍是空槍,詹姆斯心臟和鎖骨間的子彈是故事一開始就卡在他體內的老舊子彈,弄點血就可偽裝了。若懷特和尤金走下看台,親自檢驗他的槍傷,還是會看穿(因為沒有火藥焦濺痕);幸好他們只聽了泰倫斯的報告就信以為真,沒有認真追究。

l   瓊安劫法場前,留了遺書給侍女,假裝已投海自殺,這樣救了派瑟後,兩人就可以雙宿雙棲去了;詹姆斯也可以妹妹自殺和自己負傷為由,申請退休,跑到小島上隱居,以免下次又要領軍去打海盜,和派瑟相見兩為難。最後那張紫色謝卡是派瑟特地來島上送他的,感謝他的相救之恩。

l   當然,這對兄妹的計謀早晚會被官方發現的(笑),只要下次有官軍或商船見到瓊安和派瑟一起待在紫珊瑚上,就會破功了(本篇結尾懷特該只看到船,沒來得及看到人),而那就是二部曲要處理的部分了。

然後補充解釋一下地名:

l   皇家港Port Royal)在今日的牙買加首都Kingston附近,十七世紀是英國殖民地,但西班牙常常一天到晚來搶;《神鬼奇航》一到三集都有提到這裡。

l   土圖嘉港Tortuga)在今日的海地西北角,是十七世紀加勒比海上最著名的海盜據點,當時是法國殖民地;《神鬼奇航》一到三集都有提到這裡。

l   希望之島Isle de Esperanza)則為齋主自創的島,原文為西班牙文,意同The Island of Hope


再來說說文中的幾個小暗示:

l   此文開頭是黑暗,結尾是潔白,是我故意做的對比;二部曲將反過來,開頭潔白,結尾黑暗;三部曲再回到跟首部曲一樣,開頭黑結尾白。

l   然後是酒的部分。白蘭地與蘭姆酒在此文中是上流貴族與海盜的對比(蘭姆酒是海盜常喝的烈酒),詹姆斯用酒杯喝跟派瑟直接舉酒瓶灌,也是兩人的身分及風格對比。結尾處詹姆斯開始試著喝蘭姆酒,暗示他逐漸接受海盜也可以是好人,但畢竟他還是用小酒杯喝,所以他不像派瑟那樣放得開,無法加入紫珊瑚成為海盜,對抗官軍(即便懷特和尤金一再整他)。當然,總有一天他會用酒瓶灌的,只是不是在這篇裡(笑)~


再來解釋文中某些名詞:

l   Cáput Purpurei Corallii拉丁文,英文為Captain of Purple Coral,即紫珊瑚船長。

l   黑蘭姆酒Dark Rum)為蘭姆酒的一種(其他還有無色的、銀白色的、金色的和果香的),較其他種酒性更烈,流行於牙買加及海地。

l   私掠船為政府任命或默許攻擊他國船隻的武裝民船,必須繳交一定比例的掠奪物給政府。私掠船跟海盜相似,差別在於一個受政府控制,另一個自由自在。歷史上不少國家(如英國)常以私掠船彌補己方海軍之不足。

l   死旱鴨子」(landlubbers)是歷史上海盜流行的罵人話,不代表被罵者一定就是不會開船或不懂水性。

l   文中稟持神鬼奇航》系列裡的習慣,對船隻(如紫珊瑚)都以陰性格「」稱呼。


最後說明一下,由於本篇原為英文,後來我才翻成中文,在此附上各角色的英文名字和靈感來源,及分別受哪些神鬼奇航》角色啟發(以藍字標示):

l   派瑟.保羅(Passer PaulCaptain Jack Sparrow名字Passer為拉丁文的Sparrow,外號「黑盜」(Black),外號連著姓名念就變成‘Black’ Passer Paul,念快一點的話頭尾兩字很像JS的愛船Black Pearl(笑)。在這篇文裡兩人有部分相似,但性格及外貌仍有些不同,在接下來幾篇差異會更大,尤其派瑟我更著重描寫他對友情的體會和對官軍的痛恨。

l   詹姆斯.舒爾(James Sure):為純原創人物,未受神鬼奇航》中任何角色啟發。

l   布魯特索爾(Brutusoul):Hector Barbossa名字為Brutus(歷史上背叛凱撒的人,在此借代為叛徒)soul,意為「叛徒的靈魂」,但他Barbossa略重感情,也沒有老巴那樣精明。

l   瓊安.舒爾(Joan Sure):Elizabeth;但她性格比較明朗,不像E有明顯的黑暗面。

l   阿爾弗雷德(Alfred):Cotton(二部曲裡他的鸚鵡會出場);但他在後傳性格會比較像Gibbs

l   泰倫斯(Terrance):為純原創人物。

l   懷特(White):Beckett年紀比Beckett略大,也比較狠辣,姓氏White與派瑟的外號Black對比。文中懷特是白方,派瑟是黑方;但兩人性格剛好相反,叫White的性格比較黑,叫Black的反而光明磊落(笑)。

l   尤金(Eugene):Norrington;二部曲和三部曲中還有他的戲份

l   拉爾夫(Ralph):為純原創人物。


謝謝大家的閱讀,歡迎你們上來分享心得!
《紫珊瑚》二部曲將在八月底貼出,敬請期待!
(106.8.10.紫珊瑚二部曲已貼上,請點此閱讀,謝謝!!!)

閒逸齋主人莫凡 筆106.7.10.11:20AM.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